從“跟誰學”現象看在線教育突破口

  • 2019-06-18
  • 554

創立僅五年,30天登陸紐交所。赴境外上市的在線教育機構中,還沒有哪家能像“跟誰學”這般順利。

在這之外,跟誰學招股書顯示,2018年跟誰學在用戶規模和營收上取得了巨大的增長,其中用戶增長達863%、營收增長達到301.1%!這樣的高增長速度無疑讓許多在線教育公司艷羨不已。

在輿論聲音紛紛落定之后,我們來詳細聊一聊跟誰學的方方面面,深度解剖,看一看我們可以跟跟誰學學什么。

6月6日,K12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正式登陸紐交所,成為鮮有實現規模化盈利的在線教育企業。股票代碼“GSX”,IPO價格每股10.5美元,擬通過美國IPO籌資2.08億美元。

1.jpg

跟誰學創始人、前新東方2號人物陳向東,在紐交所敲響上市鐘聲。


從5月8日跟誰學向SEC遞交招股書,5月27日以每股9.5-11.5美元(共發行1980萬股)的價格招股,到6月6日敲鐘上市,前后不到一個月時間,這是跟誰學的上市速度。

創業僅5年,30天登陸紐交所,跟誰學成為2019年最受關注的在線教育公司之一。

1999-2019

陳向東&跟誰學

2.jpg跟誰學如何扭虧為盈

對于一家企業來說,盈利永遠是評估的最重要指標,也是企業創辦的目的之一。在線教育發展這么多年,實現盈利的企業卻不多,在這種情況下,跟誰學是如何實現從2017年的虧損到2018年扭虧為營的?

跟誰學主要做了四件事:

第一件事是拆分了2B業務,讓2B業務成為獨立的公司來進行單獨的市場運作。

第二件事是聚焦于2C業務。陳向東曾表示,“在創業公司同時做2B和2C兩件事是非常難的,這個簡單的道理是在犯了很多錯誤之后得到的,作為一把手,肯定是我自己的錯誤,”

第三件事是專注于在線教育戰場。陳向東引用了一項來自硅谷的研究:真正的中國在線教育爆發點是在2015年和2016年,在2025年,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會大于線下教育的市場規模,而專注于在線教育將來會有更大的紅利。

第四件事則是關于回歸教育本質,利用技術降低學生的學習成本,同時放大優秀教師的產能。未來跟誰學計劃繼續投資基礎設施和先進技術,包括吸引更多的信息技術人才。目前內部研發團隊正在增強音頻和視頻流技術以及課堂互動功能;將繼續建立人工智能實驗室,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進一步提高教學效率。

總結:

從TO B轉向 TO C,這是被跟誰學內部員工稱為史上最艱難時刻之一。

跟誰學當前有5個TO C產品:跟誰學、高途課堂、成蹊商學院、金囿學堂、微師。

其中,跟誰學亦稱跟誰學好課,是當時跟誰學從最初O2O平臺演化下來的K12在線雙師大班課,高途課堂與其授課模式相同,于2015年5月開始孵化。

盡管現在從招股書顯示的盈利狀態及K12業務的營收情況來看,這個決定是正確的。上市進程之所以如此之快,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砍掉B端業務之后跟誰學整體業務的較為簡單。

高用戶體驗&創新管理

跟誰學財務數據顯示:在成本上面,雖然2018年營銷費用達到了12億元,但與其他在線教育機構相比并不高,在考慮到極速增長的用戶數量,也就說是,其獲客成本遠低于其他機構。

(1)通過優秀教師和用戶體驗獲取用戶,口碑成降低成本利器

在談及盈利時,跟誰學表示獲客成本的降低是其盈利的主要原因之一。經緯合伙人左凌燁在談及在線教育盈利困難的問題時提到,核心就是獲客成本太高,大部分企業獲客成本占據了全部成本的30%,這已經與傳統的線下教育機構所差無幾。目前,在線教育營銷大部分依靠電話和網絡,獲客渠道單一。

而跟誰學利用自身優秀教師和用戶體驗有效的降低了成本,跟誰學前身是一家O2O平臺,雖然O2O 模式遭遇了失敗,但跟誰學也因此積累了一批優秀教師資源。利用這些教師資源,跟誰學在體驗課程,正式課程上積累了較好的口碑,利用口碑傳播有效的減少了營銷支出。

(2)教學管理模式雙創新,天校管理系統降低運營成本

在教學方面,跟誰學采用名師授課+雙師輔導的模式,也就是直播課上,分為主講老師和輔導老師兩個角色,兩者既有合作又有分工,這樣不僅降低了單個老師的上課壓力,更加提高了老師上課的質量,分工之后兩者的專業性更強,對學生的管理也更加靈活,提高了用戶體驗。

在運營管理上面,跟誰學創辦了天校管理系統,天校貫穿了學員的整個生命周期,從最開始的咨詢,試聽到后面的購課,甚至復購,都能跟隨學生的腳步為學生創建單個檔案。這樣不僅降低管理難度,還能降低學生的管理成本。

在2019年新東方年會視頻刷屏,新東方內部的管理問題得以暴露,其中學員報名,購課等管理問題比較明顯。從整個市場來看,大部分的在線教育機構管理系統都是不夠完善的,他們更加集中在某一環節的管理,割裂了報名系統、教學系統、課后反饋系統的聯系,這不僅使得相關信息無法及時傳達,容易造成信息的重復和紊亂,還可能提高管理成本。

有知情人士曾表示:“跟誰學的成功上市能給教育行業帶來兩點啟示:一是純粹做基于LBS+IM的O2O平臺是跑不通的;二是‘燒錢換規模’并不是在線教育的唯一出路。充分調動教師資源,讓學生的學習成本隨之降低,從而實現更低的成本獲客,并給公司帶來規模化的盈利,跟誰學這種三方受益的模式,或許能夠給凜冬中不斷燒錢取暖的行業帶來一點別樣的風景。”

2014年以來,K12在線教育大起大落,經歷5年的發展,現在的市場更加激烈:vipkid如今已成估值200億的頭部機構,51talk、新東方在線也已經成功上市,除此之外,還有洋蔥數學、考蟲、作業盒子、火花思維、海風教育、作業幫、VIP陪練、猿輔導、嗨課堂等眾多機構,未來的在線教育市場并不平坦。可以預見,即將到來的暑假不僅是學生不好過,教育機構也不好過。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K12在線教育行業將迎來新的洗牌。

熱文推薦

發布
广西快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