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巨頭入局STEAM,大疆推出首款教育機器人

行業資訊 發布時間:2019-06-14 瀏覽量:1890

1.jpg

近日,大疆正式推出首款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 (以下簡稱S1)。據了解,該產品配備了光、聲、力等多種傳感器、中央處理器、定制無刷電機、全向移動底盤以及高精度云臺等46個可獨立的可編程部件。S1的App端可以實現單人競技和多人競技的競技模式。教育內容上,App端提供項目式課程和系統化課程兩種教育內容。據悉,大疆未來將陸續推出機器人俱樂部、城市挑戰賽、知識分享沙龍等活動。據悉,S1售價 3499 元。

此前提到大疆的教育,大眾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面向大學生的機器人比賽RoboMaster。如今推出的S1不僅反映出大疆想要下沉教育市場,讓機器人教育業務不再停留在大學生階段,也提供了一種大眾消費級STEAM產品的設計思路,用比賽的對抗性和娛樂性提高產品的復用性,進而再補充教育內容。 

很“大疆”:硬核的產品設計

“我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從來沒有一個為了孩子設計的機器會擁有如此強大的能力!”大疆首席產品研發工程師陶冶介紹S1直接了當表示。

2.jpg

產品組裝前全貌

據悉,S1擁有46個可獨立的可編程部件、31個傳感器、7個電機、2組陀螺儀、4個能夠實現全向移動的麥克納姆輪、6 個 PWM拓展接口以及21個獨立控制的LED燈。

據陶冶介紹,S1最大的特點在于感知能力。依靠著31個傳感器,S1可以感知圖像、光線、聲音、振動。例如,6塊裝甲板上搭載的打擊傳感器能夠識別物理打擊,麥克風傳感器可以識別聲音,紅外傳感器則可以接收另一臺S1的紅外信號。其FPV攝像頭搭載了大疆的圖像識別技術,可以識別賽道、路標和另外一臺S1。

除了感知能力之外,陶冶介紹為了提高S1的理解和處理能力,為此S1配備了五核SOC Cortex-A處理器,可以實現同時運算處理大量數據和執行多種任務。“處理器是與大疆無人機同一水平的。”大疆教育市場助理總監張梵晞曾表示。

除此之外,S1采用了工業級CAN總線連接智能中控和各部件,在保證信號傳輸的速度及穩定性的同時也增強了拓展性。“這過去只會出現在工業機器人和汽車領域。”陶冶補充道。

整體產品的拼裝邏輯是模塊化設計,S1還接入了 6個 PWM拓展接口拓展模塊。張梵晞介紹說,用戶可以在第三方平臺購買支持PWM接口的硬件都可以加入到S1機身上。例如小機械臂、電風扇等。

 很“RoboMaster”:提供競技模式,后續將舉辦挑戰賽

從外觀上看,S1與RoboMaster中的步兵機器人十分相像。從功能和玩法上看,視覺標簽識別、第一視角、移動射擊等競技模式都與RoboMaster諸多元素十分相似。

與手機相連之后,S1還可以實現單人競技和多人競技等競技模式。

單人競技模式中,用戶可以挑戰定點射擊、移動射擊兩大模式。

多人競技模式中,S1 設置了競速和亂斗兩種玩法。在競速模式中,參加比賽的S1需要逐個掃描視覺標簽,以最快速度完成掃描的用戶即為勝者;參與大亂斗的 S1 必須兼顧攻擊其他機器人及自我防守,利用地形和機動性尋求勝利。 

3.jpeg

移動射擊界面

S1的部分功能便是來源于RoboMaster比賽的戰隊戰術。作為S1編程學習項目之一的“扭腰反擊”是來自于華南理工大學華南虎戰隊在2016年使用到的戰術。

當然,基于RoboMaster的比賽模式,大疆也將會在今年RoboMaster總決賽期間,舉辦基于S1的機甲大師挑戰賽。

發布會上,陶冶大致介紹了S1的比賽模式。他表示,自動駕駛技術賽是S1最基本的比賽模式之一,賽車需自主的識別賽道上的曲線路標和紅綠燈,完成整個比賽。初學者可以利用Scratch編程設定個股誒段的平均速度來完成比賽。初中生可以通過優化直線加速的曲線和動力曲線來獲得更好的加速性能。高中生理解離心力和轉彎半徑以及速度的關系,可以實現較好的彎道技術。 

是否很“教育”?

官方App除了提供偏娛樂性的兩種競技模式之外,還提供了教育屬性的“實驗室”功能。實驗室支持Scratch 3.0 和 Python 兩種編程語言。

4.jpeg

“實驗室”截圖

目前,實驗室包括大師之路和機甲學院兩類課程形式。其中大師之路是以項目制課程的方式開展,從易到難,通過完成任務的方式講授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知識;機甲學院則更為體系化地提供課程內容。機甲學院包括視頻課程與編程指南。視頻課程主要介紹機器人、人工智能和編程知識原理;編程指南頁面則針對各個模塊進行解釋。據悉,目前“機甲學院”并未上線使用。

未來大疆如何填充教育內容?陶冶表示,目前,大疆已形成了以 “課程+教材+賽事+硬件”為基礎的完整機器人教育模式。未來也會與產業上下游的更多合作伙伴推出機器人俱樂部、城市挑戰賽、知識分享沙龍等活動。

“教育是個體系,大疆只想在這個體系中有他的角色,并不想把整個教育產業鏈獨占。”陶冶認為基于S1的教育想象空間還有大,家庭場景、學校場景以及教培場景。大疆公共關系總監謝闐地告訴芥末堆,這是個龐大的生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后期大師之路上是否會有第三方的課程,只能說大疆教育團隊正在行動。渠道方面,大疆方面表示并不建立獨家的銷售和經銷商渠道。

很熱鬧,大疆入局后的STEAM市場

大疆的教育情懷已經無需贅言。4年投入3個億賠本舉辦RoboMaster,大疆一直在強調只是想培養青年工程師文化。

從教育編程無人機Tello EDU再到今天的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大疆的教育產品線其實才剛剛開始。

大疆入局后,對于STEAM市場會造成什么大的影響嗎?

對于這個早期的市場而言,只是多了個在技術和品牌上有影響力的玩家而已。但在技術和品牌上的優勢,也不會鑄造大疆在教育市場的強大壁壘。MAKEBLOCK創始人王建軍曾表示,“其實硬件公司的技術壁壘并不高,但復制不走的是供應鏈,品牌、配套服務和市場認同”。這也是市場上不同硬件公司拼搏的重點。

但大疆為我們展示了另一種打造STEAM大眾消費級產品的設計思路,從比賽出發,到產品,再到教育內容。用比賽的對抗性和娛樂性提高產品的復用性,進而再補充教育內容。

資訊快讀

發布
广西快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