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委員談新高考改革

行業資訊 文: 發布時間:2019-05-10 瀏覽量:834

1.jpg

堅持協調聯動整體推進新高考改革

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委員、廈門大學考試研究中心主任 劉海峰

八省市的新高考改革方案,是總結經驗的基礎上實事求是的改革,是堅持改革方向、堅持問題導向、堅持因地制宜的改革。要堅持協同推進,進一步加強省際之間、省內相關部門之間的改革協同,形成協調聯動、整體推進的良好局面。

2018年以后,高考改革進入了由東部試點轉向中西部推廣的新階段。教育部指導八省市認真貫徹國務院文件精神,結合省情市情,因地制宜制訂改革方案。八省市充分考慮本地原有高考模式、基礎教育發展水平、高等教育和學科專業布局等因素,提出了“3+1+2”的選考科目方案,并在考試時間、錄取方式上進行了多種探索創新,是探索新高考選考模式的重要進展。

總體看來,這次八省市的新高考改革方案,是總結經驗的基礎上實事求是的改革,是堅持改革方向、堅持問題導向、堅持因地制宜的改革。這一方案的形成,經過廣泛的調研和征求意見,經過高考研究專業機構的充分論證和教育主管部門的反復考慮,認為符合當前的教育實際,相信也更受家長和考生們的歡迎,更受高等學校的認可。

第三批進入新高考的省市比前兩批更多,尤其需要堅持協同推進,進一步加強省際之間、省內相關部門之間的改革協同,形成協調聯動、整體推進的良好局面。雖然各省區市實行不同的高考模式不影響高校錄取,但高考模式也不宜過于多樣,最好能保持多數省區市的高考成績具有可比性。這次八省市同時推出的“3+1+2”選考科目方案,得到廣泛的認同,步調一致,便于新高考改革的整體推進。

八省市均將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的選擇性考試安排在6月夏季高考同期舉行,并且將考試次數確定為一次,既減少多次考試對中學教學的影響,也可緩解基層組織考試的壓力。高考是一項影響重大、受到社會高度關注的活動,又是高利害、高風險的考試。為了保障高考安全有序進行,20多個政府部門一起來齊抓共管。高中學業水平考試選擇性考試計入高考總分,其性質等同于高考。因此,將選擇性考試安排在6月夏季高考同期舉行,并將考試次數確定為一次,可以避免一再動用大量的政府資源和社會資源。

“3+1+2”模式中的“1”突出了物理、歷史兩個科目在高校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大類人才選拔和培養中的基礎作用,結合本地實際提出學生的選考科目組合,使改革更加精準對接地方實際,更好滿足當地學生成長和人才培養需求。這一模式符合物理與歷史的學科特點與基礎地位,可以保證學生具備進一步學習大學相關專業必不可少的知識基礎,不至于因為所選科目與大學專業學習脫節。而“2”的任選科目充分保障了學生的選擇權,并充分尊重高校的選擇權與自主權,符合新高考改革不分文理的基本精神。

在計分方式方面,必考科目的計分仍使用原始分,顯示了社會大眾對原始分的認可。物理和歷史作為首選科目,考試人數基本固定,可以適用原始分計分制,便于操作與理解。

普通高中學業水平選擇性考試科目每科原始分為100分,轉換時以30分作為等級轉換的賦分起點,滿分100分。等級賦分能夠較好解決學科之間分數不等值、學生選考科目分數不能直接相加參加高校招生錄取的問題,能夠保持考生每門學科成績排名順序不變,確保成績轉換的公平公正。

等級賦分是一種介于原始分數和標準分數之間的計分方式,其思路和目標與標準分大致相同,即通過相應的技術處理,使得不同學科的成績具有相同的分布、難度和標準差,以達到不同科目在分數使用上的等效,最終能夠得到一個相對可比的總分。這次八省市的等級分均采用一分一段,能夠最大限度保證考生的成績具有良好的區分度,滿足高校人才選拔需要。這種等級分實際上是一種特殊形式的標準分。盡管等級分存在一定局限,但在不同科目難度與成績無法相比的情況下,等級分成為較優的選擇。

新高考改革還在不斷地探索推進之中,需要一個逐漸深化和完善的過程。相信通過改革的實踐檢驗,在各種不同的方案之中,經過比較鑒別,最終可以找到一個符合中國國情和考試規律,并具有長遠生命力的高考模式。

2.jpg

高中要積極適應高考改革帶來的新變化

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 尹后慶

高中需要直面和應對新高考改革命題:學生的發展如何指導,綜合素質評價如何實施,選擇強度不斷提高的課程體系如何建立,課程資源如何更新和創造,課程管理的持續如何重建,其艱巨性和復雜性是可以預見的。

在國家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方案總體框架內,今年有8個省市又推出了高考綜合改革方案。它標志著高考綜合改革已經從東部部分省市的試點階段,進入了向更多省市推開的新階段。

持續、穩妥地推進和擴大高考綜合改革的省市,是對貫徹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積極回應,也是從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聯結點入手,推動高等教育和基礎教育深化改革的現實舉措,特別是對于推進普通高中課程改革的深化將產生深遠而深刻的影響。

高考綜合改革對高中而言,重要的是體現選擇性。在高中教育日趨普及,高等教育大眾化時代來臨之后,大部分初中學生都能上高中,大部分高中學生甚至大部分青年都能上大學,現實生活已經要求高中教育擺脫精英教育模式的路徑依賴。高中必須有兩個變化,一是從單純注重傳授知識轉變到真正引導學生學會學習、學會生存、學會做人,樹立起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二是高中課程結構由單一變為多樣,為學生選擇未來的發展方向和路徑提供可能。高考綜合改革中的選課政策就是出于這個目的,試圖通過打破文理分科的界限,在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基礎上,通過適度選擇提升學生自主規劃、自主選擇學科和專業、自主選擇發展目標的意識和能力,從而讓高中教育在個性化和因材施教上能夠跨出堅實的一步。

這次八省市方案在選課上采用“3+1+2”政策,雖然選課組合的數量在理論上比上海、浙江等省市的方案要少,但是這個方案是各省市經過認真調研和反復論證,結合本省市高中教育資源、學校和師生對課程選擇的適應性等基礎條件作出的政策選擇。從增加選擇的角度分析,目前的科目組合已經從過去文綜、理綜的2種組合增加到12種組合,選擇空間有了明顯增加。在目前多數省份高中階段教育普及任務仍然較重、不少高中學校班額普遍較大、師資難以在短期內有較明顯增加等客觀條件制約下,先邁出一步是既現實可行也積極穩妥的。

因此,不能單純以科目組合的數量多少,簡單地判斷方案的優劣,而是要看到方案既忠于國家方案的原則力求進取,又力求與本省市的實際情況緊密結合,從而使改革順利實施。同時也應該看到方案給學生根據個人興趣和學科優勢進行選擇的空間比過去更大了,學校要抓住機遇,在高中改革上有所作為。絕對不能再沿襲應試的習慣思路和做法,貪圖方便地以對付考試的套路,在新方案的考試時間安排和框架下,讓學生重新落入刻板的課程安排俗套,讓學生自主選擇成為形式。

因此,所有高中都需要直面和應對新高考改革命題:學生的發展如何指導,綜合素質評價如何實施,選擇強度不斷提高的課程體系如何建立,課程資源如何更新和創造,課程管理的持續如何重建,其艱巨性和復雜性是可以預見的。


高考改革要堅持問題導向因地制宜原則

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委員、北京理工大學教授 楊東平

如同所有改革一樣,高考改革是一個不斷總結經驗、發展完善的過程,通過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促使宏觀政策落地。必須一切從實際出發,宏觀政策必須適應地方實際情況,加以因地制宜調整,才能平穩落地。

自2014年在浙江、上海兩地啟動新高考改革之后,第二批有四省市進入,今年第三批又有八省市進入,目前總計已經有14個省市開始實施新高考改革。

由國務院確定的新高考要貫徹“有利于推進素質教育、有利于促進教育公平、有利于科學選拔人才”原則,基本價值是“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普通高校高考錄取的基本模式是“兩依據一參考”,即依據高考成績和高中學業水平成績,參考高中綜合素質評價而錄取。需要認識的是,高考制度首先是一種教育選拔制度。所謂科學選拔人才,首先要堅持擇優錄取,同時要破除唯分數論的弊端,使不同院校、學科專業招到最合適的人才。為此,不僅需要改革高中的培養模式,而且需要改革高考的考試科目、考試內容和錄取方式,綜合考查高中學業水平和綜合素質。

第三批進入新高考的八省市充分考慮本地原有高考模式、基礎教育發展水平、高等教育和學科專業布局等因素,提出了“3+1+2”選考科目方案,在考試時間、錄取方式上進行了多種新的探索。從總體上看,“3+1+2”方案與先行試點省份的“3+3”方案在改革的基本方向、基本理念上是一致的。選考科目組合的變化,將原先高中學業水平測試的“6選3”改為先確定物理或歷史之中一門之后,在其余4門中選考2門。這一改變主要是為了突出物理、歷史兩個科目在高校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大類人才選拔和培養中的基礎作用。根據論證,采用“3+1+2”模式使得選考科目組合從原來的20種減少至12種,有利于引導學生合理選課,并且降低了中學選課走班教學難度,更加符合地方實際,更有利于中西部省份推進高考綜合改革。

如同所有改革一樣,高考改革是一個不斷總結經驗、發展完善的過程,通過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促使宏觀政策落地。中國巨大的城鄉和地區差別,各地教育資源、教育水平的實際差異,是中國教育最基本的國情。在大城市和沿海地區能做的,在內地則難以簡單照搬。因此,必須一切從實際出發,宏觀政策必須適應地方實際情況,加以因地制宜調整,才能平穩落地。這就是實事求是的原則。問題導向和因地制宜,不僅是高考改革應當遵循的原則,也是各類教育改革應當遵循的重要指導思想。另外,高考制度由考試制度、招生錄取制度和配套的服務保障政策構成,每一項具體政策只具備有限功能,因而對每一個單項政策不宜過度解讀。

將物理、歷史作為首選科目,會給人以重新實行文理分科的錯覺。但這種做法的確可以突出物理、歷史學科在學科結構中的核心地位,滿足高校不同類型學科對學生知識結構的基本要求。在理想的情況下,這本來應當通過高校和專業提出必考科目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在于,高校也有自身的“機會主義”問題,唯恐門檻過高會減少考生報考。隨著高考改革的深入,需要通過繼續擴大高校自主權,使高校更多地投入,在選科問題上更多地由高校自主。同樣,高考改革真正重要的目標,是打破“分分計較”的總分評價模式,通過綜合評價、多元錄取,體現科學選拔人才和素質教育的價值。在新高考中部分高校試行綜合評價的錄取方式,可以說是解決“唯分數論”的有效模式之一。這也需要在深化高考改革的過程中,不斷擴大高校招生自主權,加以完善和落地。

資訊快讀

發布
广西快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