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AI 老師替代真人,今日頭條、好未來們在探索的在線教育的新解法

行業資訊 文: 發布時間:2019-03-20 瀏覽量:1106

1.jpg

在線語培長期被詬病的商業模式,似乎在 AI授課這類產品里找到了解藥。

如果關心教育創新的話,那你對于“AI+教育”肯定不會太陌生。上一代的“ AI+教育”大多都在講的“自適應學習”的故事:希望將深度學習嫁接在題庫推題、真人講解的過程當中,來幫助學生實現足夠事半功倍的“個性化學習”。

但其實,自適應并非“AI+教育”的唯一解,一波新的“AI 授課”的產品正在襲來:

2018 年 8 月,頭條孵化的 AI 授課類語培 APP「aiKID」上線,定位“AI 賦能在線少兒英語教育”;

2018 年 12 月,「叮咚課堂」宣布完成數千萬元 A 輪融資,創世伙伴資本領投,險峰長青跟投。近日,36氪從業內知情人處獲悉,叮咚課堂近日以 5000 萬美金的估值完成了 A+ 輪融資。

緊隨其后,「葡萄智學」宣布完成2100 萬美元天使輪融資,由光速中國領投,NBT(YY)和葡萄控股跟投。

數日前,由上海淘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主業是兒童虛擬游戲社區)的創始人汪海兵 lead 的 AI 啟蒙英語APP「GKid英語」正式上線。

以上產品的共性在于,將在線語培產品的真人授課的環節抽離出來,制作成視頻、虛擬老師、動畫等素材,根據學生上課實時的互動數據反饋,將既有素材“組裝”成一節模式與真人在線語培相似的課程。

之所以稱之為“AI 授課”原因在于,在這些產品下,學生們看到的“直播老師”可能是“假老師”。

2.jpg

老師是錄制好的視頻,不是現場直播

AI 授課的優勢顯而易見,在線語培“師資成本過高”和“供給稀缺”的瓶頸有可能會被打破。我們也認為,AI 授課將成為 2019 年新的在線教育創業風向:除了在線語培,編程、數學、音樂等賽道也將會成為 AI 授課的戰場;而在線語培的直播玩家,也有可能將 AI 授課引入已有業務中,作為課前預習、課后復習的補充環節。

核心提示:

AI 授課類產品是指用 AI 老師進行在線個性化授課,根據用戶持續使用后的學習進度和數據積累,找到用戶的薄弱項和易錯項,“整合”更有針對性的學習內容。

資本看到的是AI授課在商業模型上的高效,更具體來說,在線語培長期被詬病的商業模式,似乎在 AI授課這類產品里找到了解藥。這是一個互聯網 2.0 的產品,用技術解決供需瓶頸和成本瓶頸。

賽道里有一對一和一對二兩種模式,合成老師和動畫老師這些延展性更強的方案將成為未來的主流模式。

教育的“推力”問題沒解決,引入雙師模式是目前最可行的解決方案。

什么是 AI 授課?

在介紹 AI 授課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真人課堂的客單價和課堂結構,方便你明白為什么一堂課需要用 AI、也可以用 AI 來教。

從客單價來看,一對一北美外教在線語培項目的客單價在 150 元左右,如果按照每個學生一周上兩節課來算,一個家庭僅在在線語培這一項上要支出 15000 —— 絕大多數家庭并不能支付得起;而如果選擇較為便宜的菲律賓外教,則可能面臨著孩子“口語不地道”的煩惱。家長亟需要一款低成本、高質量的語培課。而拆分了在線語培課老師的授課模式,我們發現課堂是有機會拆分重組的。按照老師的課堂行為來劃分,真人課堂通常分為知識輸出及師生互動的教學行為,和少部分的維持課堂紀律的管理行為。

在教學行為里,知識輸出往往有固定的模板,機構會備好每節課的教案和教材:教什么、怎么教、舉例的素材、互動內容,每個時間段的進度,都有備好的素材。大量的標準化素材是課程AI化的前提。

3.jpg

      左圖是VIPKID上課視頻(真人老師);右圖是葡萄英語上課視頻(非直播老師,而是備好的素材之一)

而在師生互動上,這類產品主要是通過圖像識別、動作交互和語音識別抓取到的學生信息,將下一個片段調整成有針對性的互動。

具體來看,以跟讀環節為例,如果 AI 識別出學生的發音不對,下一個播放的片段會是“Nice try!”然后再重新教一遍發音;再比如,學生上課的時候臉如果離開屏幕,會有提示語召回,并會有炫酷墨鏡、可愛貓臉等特效,持續刺激注意力。根據用戶持續使用后的學習進度和數據積累,產品會了解到你的薄弱項、易錯項,為個體“整合”更有針對性的學習內容。

資本為什么看好 AI 授課類產品?

看到機會的不止是創業者,資本也同樣敏感。

關于這個新賽道,北塔資本的投資人王凱峰曾發布《一對一出現模式困局,AI偽直播成為教育企業新玩法?》一文,表示“ AI 偽直播領域將在 2019 年涌現出大量優秀公司”。葡萄智學的投資人 YY 歡聚時代投資部的 Raphael 也曾向36氪透露:“項目在融資階段的競爭非常激烈,YY 從開始聊到拍板決定投,決策速度非常快。賽道,創始人,團隊和技術我們都十分看好。”同賽道的叮咚課堂,則是在正式推廣不到半年的時候,付費用戶量達數萬,并完成了三輪融資。此外,我們了解到,有看好此賽道的投資機構正在牽線搭橋,準備攢一個團隊在新賽道的早期入場。

資本看到的是A課在商業模型上的高效,更具體來說,在線語培長期被詬病的商業模式,似乎在 AI授課這類產品里找到了解藥。

長久以來,師資成本過高一直是 1 對 1 語培商業模式的主要問題:授課老師分走近一半的收入,再加上運營、助教、銷售的成本,利潤更加微薄。且在市場增長期,高達 8000 左右的獲客成本讓 1 對 1  語培的“盈虧平衡”只能指望續費,但多數機構的續費率并不理想,在 70% 左右。所以即使客單價高、流水巨大,“用戶越多、虧得越多”讓一些投資機構產生對 1 對 1 模式的質疑。

另一方面,師資穩定是 1 對 1 亟待解決的問題:培訓一個普通老師需要 2 個月,優秀老師需要更久,但工作一年可能就要跳槽;教育行業競爭激烈讓老師的薪資水漲船高。優質老師留不住、教學水平質量穩定難把控也是機構面臨的難題。我們看到,從在線1對1到小班課,大家都在通過授課方式的變化來改良成本結構,爭取盡早一步看到“盈利曙光”。

2018 年,在線1對1語培的頭部公司陸續推出小班課業務,數十家主打在線小班課的少兒英語品牌也先后獲得了融資,小班成為 1 對1 模式遇到瓶頸后的新趨勢。但在產品設計上,小班本身的產品復雜度較高,涉及到排班、滿班率、補課等問題,且需要老師有更強的場控能力和互動能力,均衡 4 個人的發言時間。且由于在線英語學習以聽說為主,班級人數越多則開口練習的平均時間越少,所以在實際學習中,小班課的學習效果未必更優。而在經濟模型上,1 v 4 的價格相比 1 v 1 至少要降低一半,否則家長很難買賬。

到了 2018 年末,“一個北美老師 + AI 互動模型”又提供了一套新思路:固定成本是一個北美老師 + 教研 + 整套教學素材 + AI 訓練模型,會隨著用戶數的增加而攤薄;且邊際成本非常低。有一線基金的投資人這樣形容:“如果 VIPKID 一年的流水是 80 億元,有大概 30、40 億都分給老師了;那還不如我拿出 10 個億,培養個 AI 老師。”

在創世伙伴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周煒來看,這是一個“互聯網教育 2.0 時代”的解決方案。“教育從線下到線上是 1.0 時代,用互聯網打破時間和空間的障礙,解決資源匹配不對稱的問題,這是 VIPKID 們在做的事;而結合 AI 后,教育將進入 2.0 的時代,我們看到了用技術解決供需瓶頸和成本瓶頸的希望。”

賽道里的玩家有哪些?發展的方向是什么?

目前在 AI 授課這個賽道里,主要分為一對一教學和一對二教學兩類產品。36氪也對市面上一系列AI授課的產品進行了體驗,在這里簡單為大家介紹一下。

(1)一對一

一對一是 AI 授課產品的主流模式,代表產品有葡萄智學、GKid、熊貓加加等,但每個產品在授課內容和授課主體上都有差別。

葡萄智學由前搜狗 COO 茹立云創立,為 5 - 12 歲少兒提供 AI 語培教學內容,分為課前預習、授課和課后復習三部分;在主修語培課之外,葡萄智學也設置了閱讀課、兒歌課等學習環節。目前葡萄智學處于小規模內測階段。

與葡萄智學類似的產品還有今日頭條孵化的 aiKID,但 aiKID APP 已有三個月未更新,有兩位投資人表示 aiKID 不及預期,已并入了頭條孵化的 1 對 1 語培項目 gogokid。

GKid 提供 3 - 8 歲的繪本精讀教學課程。根據官方介紹顯示,GKid 的授課主體是“專屬AI老師”——即虛擬卡通形象,并輔以智能臉寵助教,提供陪伴教學、互動和上課異常行為提醒。

熊貓加加由貝樂學科英語(后者已被國際投資基金安宏資本注資并購)創始人王寧創立,相比于前兩類產品,熊貓加加的授課主體則是 3D 仿真人形象(從我主觀體驗來看 3D 仿真人形象觀感較差)。目前熊貓加加已從 APP Store 里下架,有投資人透露原因是“融資失敗,難以為繼”。

(2)一對二

一對二的模式相對小眾,目前有叮咚課堂、ABCtime等產品。

叮咚課堂由前騰訊T4級別技術總監邱明豐創立。與上述 1 對 1 產品不同的是,叮咚課堂采取預約制上課,為雙人課堂。叮咚課堂于 2018 年末上線,據團隊稱目前付費用戶已達數萬。

之所以做成預約制和雙人課堂,主要考慮的是“儀式感”和“陪伴感”。“課程上得太輕易用戶容易不珍惜,隨上隨退的模式用戶沒有上課的儀式感,所以叮咚采用的是預約制。”創始人邱明豐透露。但雙人課堂則看起來沒那么性感,似乎是與AI的“針對性”背道而馳。“雖然現在兩個一起上課的用戶還不能互動,但產品正在迭代中,搶答等陪伴功能都會做,雙人帶來的競爭感和陪伴感會增強學習效果。”

4.jpg

ABCtime 是好未來孵化的產品,課堂可選一對一直接上課或是邀請熟人一起上課,邀請制是幫助產品獲客、提高用戶完課率的方式之一。

“真人錄播”是目前 AI 授課產品的主要形態。要達到針對性,則需要大量的素材,才能支持“千人千面”授課。據悉,叮咚課堂一節 20 分鐘的課程,儲備的素材會超過 200 分鐘,而且會隨著用戶的增加,持續錄制新的素材滿足用戶在互動上的需求。目前這類產品普遍是采取了一個類似于決策樹的模型方案:儲備足夠的素材,根據用戶交互時(跟讀、點擊等)的反饋決定下一個要播放的內容是什么。

從體驗來看,上述幾款產品并沒有做到“盡善盡美”,從成人視角來看,問題主要集中在互動形式有限、語音識別較弱兩個問題上。但作為新賽道來看,這類AI授課類產品需要大量的數據積累和迭代,其延展性和想象空間夠大,不建議因為初期的體驗而一竿子拍死。

但在下一個階段,AI老師可能會成為更主流的方案,包括AI合成老師或動畫老師。葡萄智學正在研發的新方案是“AI合成老師”:利用語音合成、唇形合成、表情合成及深度學習等技術,“克隆”出的與真人老師擁有同樣能力的 AI 老師,日前利用相同技術、由搜狗研發的 “AI 女主播”已經上崗。而GKid 則是在上線之際就選擇了動畫形象:不需要錄制視頻素材的限制,直接用卡通形象做 1 對 1 授課。相比于真人視頻錄制,這類產品的前期成本和投入要大得多;但日后的延展性也會更大:不需要視頻這么重的模式,而是結合語料庫、素材庫的數據自我進化生成內容,具有更強的延展性。

我們判斷,真人錄制的視頻部分會隨著迭代越來越少,而“AI 合成”、“虛擬 IP ”的應用會越來越多。此外,未來這類產品也有可能會研發不同的老師 IP,用戶可以選擇自己更喜歡的形象和風格。

另一方面,從英語延伸到別的學科也會是趨勢之一。據北塔資本的王凱峰預測:“ 2019 年,我們能夠看到 AI 偽直播將會蔓延到:英語外教、數學思維、編程、科學、語文、國學、美術、音樂等各個領域。而一些原本無法實現的練習需求也將通過這種方式得到滿足,例如面試、融資、銷售技巧等等。如果 2019 年如約出現了這些企業,那么到 2020 年提供 AI 偽直播引擎的公司也會出現。”

面臨的問題和風險是怎樣的?

雖然 AI 授課看起來似乎是解決了成本和供給的難題,但我們也發現:一線投教育的基金入場下注的仍是少數,有幾位一線基金合伙人坦言:“沒看懂”、“在觀望”。猶豫的主要原因集中在教育的推力和難運營上。

雖然知識傳遞的部分產品化了,但教育的“推力”和“拉力”問題還沒有解決。“3 - 12 歲這個學齡段,老師除了知識輸出外,還有一個監督學習的作用,這就是推力。但當兩三節課后小孩子發現對面不是真人的時候,有的人會覺得這是個玩具沒有敬畏感。小孩子不容易被固定的‘good’、‘nice try’持續吸引住,需要更多有針對性的交互。而在拉力上,它也不如多納這類游戲化的產品有趣味,所以完課和續費會是大家更看重的數據。”王凱峰告訴36氪。

而為了達到線上課程的推力,引入雙師是目前最可行的解決方案。為了在到課、完課和續費三項指標上做的更好,輕則需要課后重運營,完成課程提醒、揪音、課后答疑等部分,重則延伸成雙師模式,用線上真人監督老師增加學習的推力。但對于這種模式而言,監督老師不會是北美老師,更有可能是英語專業的大學生。

其次,獲客難也是葡萄智學們面臨的問題:VIPKID 們已經將教育行業的獲客成本拉到普通機構難以承受的地步,無論是線索、信息流還是自媒體的報價都水漲船高,但由于真人 1 對 1 的客單價和現金流數據足夠漂亮,所以頭部公司暫時還能承受,燒錢打市場,但是對于年客單價在千元級別的公司來說,這樣的價格“很讓人難受”,所以降低獲客成本、增加轉介紹和續費的整套運營體系就顯得至關重要。

紅點中國投資人祝禹杰給這類產品下的定義是“側重流量工具型的互聯網教育產品”:產品標準化,需要大量真實的用戶數據去迭代產品,這個時候拼的是公司的運營水平:誰能低成本的快速獲客、然后把到課、完課的數據做好,為之后的續費打基礎。

最后,“這類產品‘抗大公司’的能力強不強”也是一些投資人顧慮的點,如果這類模式被驗證,VIPKID 們是更有先天優勢的:教研、教學內容、師資都是現成的,存量用戶的數據可以幫助他們快速迭代算法模型和產品。當年流水近百億的獨角獸帶著幾十萬用戶入場,創業公司的勝算還能有多少?

但在我們看來,這種“左右互搏”的事情暫時不會發生,在線語培的直播玩家更愿意嘗試的是將 AI 課程加入已有業務體系中,作為課前預習、課后復習的補充環節,作為提升語培頻次、提高教育效果的方式之一。

資訊快讀

發布
广西快3开奖查询